人死后会不会挂念亲人?

日期2024-02-12 18:00:35

去世的人会挂念亲人,但亲人千万不要挂念去世的人,这样会牵绊住亡人,让亡人得不到安宁。

我母亲去世时我去寺院给母亲做的超度,师父告诉我千万不要挂念母亲,这样她不会往上走,会不舍的走的,但是谁会不想念呢,只要我受了委屈或是孤独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想念起母亲,觉得以前没有好好照顾母亲,特别愧对母亲,特别难过,但神奇的就是晚上就会梦到母亲,就像活着一样正常的照顾她,陪伴她,或者因为过度思念在梦里就会到处找她,怎么也找不到她,或者在梦里知道她已经没有了,但在梦里还是如以前一样的正常生活,甚至想弥补以前的很多遗憾,感觉妈妈就在我身边,只要我想念她,她马上就会出现在梦里,如果不想念就真的梦不到了。这样的现象有网友遇到过吗?

我不知道人死后会不会挂念亲人,我只说一件事。我老公四年前去世后,我儿子经常梦到他爸爸。

前年过国庆节前一天,我买了一些韭菜,准备儿子一家回来时包饺子。我给儿子打电话,我问他们哪天过来?儿子说,他还在西安,最早4号才能回来。

我想韭菜放不住,就先包了一些饺子,和我弟弟吃了些,剩下的放在冰箱里冻了起来。我还想着过几天儿子他们来了再出去买或者到外面去吃。

第二天上午七点,一大早,儿子给我打来电话,问;“妈,你昨天是不是包饺子了?”我说,:“就是,你怎么知道了?”

儿子说:“昨天我梦得我正在西安这家工厂里看设备,我爸爸进来和我说:“儿子,回家吧, 过节了,人们都回去了。你妈给包上饺子了。赶快回去吧。

会。

说一个同事的亲身经历。

同事姐姐大我四岁,我们在同一个单位共事十几年,至今还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。叫她林姐吧。

林姐个子不高,瘦瘦的,皮肤稍黑,但眉眼周正,特别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惹人注目,说起话来如同机关枪扫射般又急又密。

林姐二十二岁那年,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在部队当兵的帅哥。经过一年多的鸿雁传书,两人喜结良缘。

林姐夫上面有两个哥哥,一个姐姐。三岁那年母亲病逝,当时他最小的妹妹才一岁。父亲又当爹又当妈拉扯大了几个孩子,由于年幼,所以林姐夫对母亲是没有什么印象的。林姐更不用再说了。

休完婚假,林姐夫返回部队。林姐把未出阁的小姑子叫来新房和她做伴。一天夜里,林姐在睡梦中感觉有个中年妇女进了屋子,妇女先是在屋子巡查一圈,对林姐说,这个房子不叫谁进来,也得让妈妈进来。然后又说,xx(指林姐夫)的腰腿不太好,以后注意不要让他着凉。(姐夫是工程兵,修隧道落下的毛病)

林姐一激灵,醒了,夜色深沉,只听见窗户上的玻璃啪啪的响。

会!为什么这么笃定?因为我刚经历过。我五十多岁,70年生人,本人真实经历。

寒衣节前三天,老父亲晚上做梦,看到我那个九岁因病去世的妹妹,看不清头,进到屋里看了看走了,没有说话,但是爸爸肯定的说就是我妹妹,我们都不信,因为妹妹72年出生,走了四十年了,从来没人梦见过她。

妈妈相信,泪流不止,开始絮叨妹妹小时候的事,说我怎么欺负她,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她。突然我就很伤心,抱着妈妈大哭,说我想妈妈,我想回家,说了好多遍。家里人觉得不对劲,就赶忙去把村里把看事的一个婶儿找来,婶儿说是妹妹想家了,点了香然后说:我们都知道你想家,家里人也都想着你呢,马上寒衣节了,你缺什么家里会买给你,好好的等着,不要在闹了,爸爸妈妈岁数大了,不要老是回来他们受不了。说了很多我都没记住,大致就是这个意思。然后我就点了点头,婶儿说没事了,寒衣节记得多给她送点东西。

很奇怪,别人都说这种情况自己是没有意识的,可是我什么都知道,就是控制不住自己。也真的很伤心。

我父亲去世很多年了,我很少梦到他。有时特别想他,心里也会抱怨,觉得他不想我,所以不来我的梦里。

可是有一天夜里,我梦到了父亲。在我家的老房子,因为父亲是在那里去世的,现在母亲已经搬到楼上了。

梦里父亲回到家,看到我的腰带在炕上,他拿起看了看,有点不高兴,心疼我太瘦了,那时的我确实很瘦,身体不好。

好像他是从很远的地方回来的,又好像打工回来的。其实他生前是从医院退休的。

然后父亲给我和哥哥压岁钱,给哥哥一张钱,给我一张钱,就这样一张一张地给,不管给多少,哥哥始终比我多一张,我有点生气,觉得他偏心。

这时我突然想到,父亲已经不在了,哪怕是梦里,我也是见一面少一面了。想到这些,我非常伤心,忍不住哭起来。

最后我把自己哭醒了。我觉得父亲尽管很少来梦中看我,但其实他还是惦记着我的。

前一段时间,我又做梦。梦到父亲并没有去世,他还活着,还是他上班,母亲在家操持家务。

梦里的我真幸福,觉得自己也是有爸爸的人,我们的家又是完整的了。

醒来后,方知一切都是梦,心里怅然若失。

父亲已离去36年,我,依然想念他。

我妈妈离世时我老爸脑血栓后遗症全瘫在床,爸还有心脏病,每到寒冷季节就特别容易复发。妈妈刚走的那半年,老爸总是时不时犯病,频率比之前频繁的多,病发的症状也与之前有不同。后来姐姐找了位先生给掐算,对方说是我母亲挂念爸,时不时回来看他,也想带爸一起走。

我姐半信半疑,先生说,你妈妈现在正从你家离开,往马路上走呢,远处从南往北开过来一辆公交车,是白色的,姐连忙给弟妹打电话,当时弟妹在家照顾爸,姐让弟妹往楼下的马路上看,看有没有看到白色的公交车,弟妹说,看到了,车刚进站,有人下车没人上车。

那位先生接着说,你妈妈上这个车了,车上是四个人,一个在前,车里右后边有三个。我姐电话里问弟妹能看清公交车里有几个人吗?弟妹说车开远了,看不清,但是刚才车进站停车的时候,好像人不多,就右边坐了三两个。

我姐当时就相信这位先生了,询问怎么破解?对方让把妈妈喜欢的东西都给她送过去,我们照做后情况好了很多,之后又发生点状况,再次求助先生,他说妈的一双鞋还在家里。我们否认,先生让我们回去在进门处找。老爸家进门处除了一个简易鞋架其它什么家具都没放,所以大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两天后恰巧弟弟要换掉门口那里的一组暖气片,就在暖气片卸下来的一瞬间,妈妈的一双拖鞋从暖气片后面掉了出来。

妈妈走后,爸爸又多陪了我们九个春夏秋冬,虽然他大脑四分之三区域坏死,不会咀嚼,不知冷暖,不能行走也不会翻身,但我们非常感谢上苍多赐予老爸的这九年,有爸在,我们就有家,好怀念老爸苍白脸上挂着的那无忧无虑的笑[流泪][流泪][流泪]

以上内容摘自互联网,若侵权请通过以下方式告知立即删除

admin@yangtata.com

END
上一篇:如果无儿无女,等自己死了,没人烧纸到地下会不会穷死?下一篇:结婚后,为什么做梦总是在娘家,而不是在婆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