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丨陈利:野外垂钓不是鱼

日期2022-11-03 22:37:52
夜雨丨陈利:野外垂钓不是鱼

野外垂钓不是鱼

陈利

我休闲最大的爱好是野外垂钓,但在城市周边寻觅到一处环境优雅、空气清新、水质优良的天然钓场,真的是难上加难。即便有资深钓友探寻而得、鱼获丰厚,但他们绝不轻易告之他人,因为青山绿水的野外钓场是十分稀缺的资源!

严格保密的天然钓场,是难不到我的。只要那些资深钓友透露出半点地理信息,我就会很快就找到。一次,一位喜形于色的钓友大概告之了一处绝佳的天然钓场,以及丰厚的鱼获,我便在卫星地图上轻易找到,锁定位置后,便独自一人驾车前往打探。

先是高速公路,后是省道,然后再乡村小道,最后来到一座大山的山底,只得轰大油门盘山蜿蜒而上,约半小时后来到山顶。刚刚还是朗朗的晴天,现在瞬间身处云雾之中,说是云雾,实际上是细小的雨。汽车在海拔1000多米的茂密的森林中穿行一会,一座水库大坝挡在前方的道路。绕行上大坝,一条狭窄而又弯曲的水库呈现在眼前,这就是资深钓友所说的绝佳钓场,终于被我找到了。

可能是下雨的缘故,整个钓场只有我一个人,水库周边全部是高大茂密的森林,空气中弥漫着奇特而独有树叶清香,让人心旷神怡,我也来不及观赏和慢慢的品吸,赶紧找钓点、打窝、整理钓具、下杆等,静等鱼儿上钩。

果然如钓友所说,不一会儿,鱼儿上钓了!刹那间,线绷直、杆拉弯,感觉力量蛮大,左溜右晃几分钟后,鱼儿才慢慢露出水面,一条金黄的身、红色尾的鲤鱼被我收入鱼护,目测大概两斤左右。如此品质的野生鲤鱼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,人工饲养也很难实现。

随后,我又又有两条高品质的大鲤鱼上钓。正当我欣喜今天少有的鱼获时,水面顿时安静了许多,我预感有大鱼靠近。突然,鱼杆鱼线慢慢下漂,感觉是一条大鱼,我赶紧提杆,顿感力量硕大,正当准备溜鱼搏斗时,只听水面“哗啦”一声,一条身披金黄鳞甲、用力甩着红色鱼尾的大鲤鱼,跃出水面近两米高,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,落入水中,摆脱了鱼钩,完美实现逃脱。

“可惜!可惜!真可惜!!!”我大呼其道。目测此鱼大概有六七斤重,这不是传说中的“鲤鱼跳龙门”吗?看来这真的不是古人的瞎编杜撰,今天亲眼所见,真切感受到动物的求生本领和大自然的奇妙之处。

接下来,我再也没有钓到鱼了,水面也安静异常,我想:刚才逃掉的这条大鱼,恐怕是这个水库的“鱼王”吧,他已把“危险”和逃生的信息发布了出去。看着鱼护里四五条鲤鱼,我想知足了,收杆回家。

有了第一次丰厚的收获,我就筹划第二次前往,但这次却有另外的收获。

在一个阳光明媚早上,我早早地再次来到这个钓场,忙完所有的准备工作后,开始慢慢等待鱼儿的上钩。因天气晴朗、万里无云,太阳从群山之巅的地平线升起,斜照在大片大片翠绿的森林之上。碗口粗的松树、香樟树等高大挺拔,枝叶繁茂,一片接一片,连绵到远方的尽头。林间还不时升腾起几片云雾,令人心醉;随着气温的升高,水面上也飘浮起一缕缕白色的水雾,渐渐形成一道又一道平流雾;不知名的水鸟不时点破平如镜的水面,鸣叫着飞向树林;远方的大山与森林,呈现出层次分明的色块,浅绿、翠绿、深绿让人陶醉,如一幅完美的水粉画。漂浮流动的白雾、泛光金色朝阳的水面,峰峦叠嶂的群山,构成了一幅宛若仙境的画面······我恍惚置身于格林童话世界中,完全无暇观看鱼漂的动静。如果此时森林中出现一只金鹿,或一个蓝色精灵,或水面上出现一个荷花仙子,我敢保证,我肯定要疯颠!!!

太阳逐渐升高,气温也在攀升,虽然是初夏季节,但在海拔一千多米的群山之巅上,还是凉风习习。此时,我明显感觉到,空气中富氧离子明显饱和,人有些醉氧的状态。在气温的催化下,松树和香樟树散发出独有的芬香,这种来自大自然的清香,是那么清新爽朗,轮番浸润并冲击着你的鼻腔,深深吸入两口,沁人心脾。慢慢地,我两只眼皮开始打架,呼吸开始粗放低沉,座椅上的我,在温暖的阳光下昏昏入睡······一整天,一条鱼获没有,但收获享用了几年的富氧离子。带着从未有过的满足感,我依恋不舍回家了。

大约一年之后,我终于腾出时间,再次前往这一高山钓场。当我兴致勃勃赶到时,顿时让我傻了眼:在进入水库的大坝处,不知什么时候、也不知什么人建起了一道不锈钢车闸,禁止一切车辆进入水库。再往里面一看,水库旁边也建起几幢类似度假村式房子;水库岸边也建起步道、护栏、路灯等设施。我使劲按喇叭,终于有一人出来,告之任何人不能进去了。我想,这纯天然的氧吧,以及少有的绿水青山,又被开发商独占赚钱了!

这也正常,也不正常。有需求就有商机,但这是大自然留给人们的遗产,这水库也是国家大兴水利、造福人们生产和生活的重要设施,凭什么让开发商独自霸占享用与赚钱?

随后,我带着无比的遗憾心情,辗转主城区周边区域,寻找天然水库,但无比的遗憾与愤慨,前些年我曾经垂钓过的大大小小的几十个水库,无一例外难逃开发商的“魔掌”,全部都进行了开发。开发商以水库为中心,圈地建设起各式别墅、楼宇、写字间等各种生活设施,并大打“湖景房”、“湖景休闲区”广告招牌,大肆进行推销,赚得盆满钵满。

我们正在享用大自然的恩赐,开发利用并赚取大自然留给我们的红利,而我们人类又给大自然回馈了什么?遍布各个乡村山野的大小水库,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在一代伟人的“大兴水利强基础”、“水利是农业根本命脉”等号召下,广大人民群众不计报酬、不分白天黑夜、不怕日晒雨淋而建造起来的。据有关资料介绍,从1949年至1976年,我国在水利工程上的投资高达240万亿元,而实际所产生的人工费远远超过这个数额(包括无计其数的企事业单位组织投入的义务劳动),当时的人民大众都是以极大的、饱满的、高昂的政治热情,投入这一利国利民的工程建设中来。这期间全国共修筑大中型水库85637座,以及各种水资源利用设施的塘坝640万座······

此时,我想到“福荫”一词。“福荫”,即先人所创造福气、福利和殷实富足的条件,或让后人享用,或笼罩着一个地方和范围。如今,我们正在不知不觉享受着先人的福荫,只是我们不察觉而已。我们这一代人正在享用,而我们下一代、再下一代、再再下一代,他们还会享受到先人创造的、我们所创造的“福荫”吗?看着一天又一天渐渐消失的“福荫”,我完全不敢回答。

作为一个钓鱼人,我们追寻的不是鱼,追寻的是那“仙风道骨”般的灵性山水,以及陶渊明式的田园风光。鱼获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生态环境永远是山更绿、水更清、天更蓝,这是我们每一个人最大的夙愿,因为“绿水青山”的理念和实际行动比金子还珍贵!

(作者单位:重庆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办公室)

编辑:罗雨欣

责编:陈泰湧

审核:王 成